共青团湖南大学委员会

“新生杯”作文大赛三等奖——日暮乡关何处是

日期
2013-11-27 00:00:17
来源
向子涵
作者
向子涵
点击
13704
摘要:雨落,长亭,白玉阶。 我疲惫的将头靠在车窗上,母亲仍在絮絮的叮咛:你都

  雨落,长亭,白玉阶。

 

  我疲惫的将头靠在车窗上,母亲仍在絮絮的叮咛:“你都这么大了,到了那边,要记得照顾好自己,每天要喝牛奶,多吃水果,和同学搞好关系,有事一定要给妈妈打电话。”窗外,是故乡的青山万重,伴着火车的轰鸣,飞快的逝去。“还好”我终将远行,“还好”这样的唠叨我以后每学期或许只能听一次,“还好”最终我亦于没有太阳的暮色中,匆匆踏上离乡调,从此,于异乡中,白暮若远眺,则不知,乡关何处是。如同千年中背井离乡的人一样,日暮乡关之景,亦已被人们于心间,传过千年。

 

  千年中,人们离乡的步子,总是那么的匆忙。王维在《送篡毋潜落第还乡》中说:“江淮渡寒食,京洛裁春衣。”说的是古代赶考的学子,奔赴京城,行过万里河山的四季,只为得一场功名。而安史之乱奔袭了盛唐落寞的繁华,于是帝王匆忙奔离“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即使是一代明君,终免不了朝朝暮暮,对蜀山青峰蜀江碧水,在匆忙的离去后,思念那仙乐风飘处处闻的骊宫,云鬓花颜金步摇的宠妃。离乡是急促的,可于急促的行动平息,心潮涌动时,才会发现,原来,离去的放弃只在一瞬间,可是思念却远比离去漫长。

 

  思乡曲,是常常出现在人们夜深人静的梦里,或是醉眼微眯的眉间。赵佶在《宴山行》中曾说:“天寒路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除梦里,有时曾去。”原来,在离乡后,他只能于梦中去回忆那段歌尽桃花扇底风的岁月,因为只有梦里,才有乡关,才有日暮的乡关,而游子倚水而居,桨声灯影,出现的依旧是故乡的模样——“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声调,心字香烧。”最妙的是白居易,于千山暮雪的寒食,不说自己对故乡的思念,却说此时故乡亲友相聚,“还应说着远行人。”原来,离乡之后的日暮乡关,不再是眼前飞逝的云烟,而早已映在人们的脑海中,深深铭记。

 

  日暮乡关何处是?日暮的乡关,会在居民的眼角眉梢,会在士兵嗒嗒的马蹄声中,铭记于内心深处,因为故乡,是一个想起就会让人觉得温暖亲切的地方。在宋朝,经历过乌台诗案惨遭贬谪的苏轼在一会同样被贬至荒凉的地方的友人时遇到了始终跟随友人长途跋涉的一位歌姬,席间,当歌姬被问是否后悔,是否有一丝的埋怨,是否思念日暮的乡关时,歌娃答道:“吾心安处是故乡。”原来,每个人都是没有脚的飞鸟,只能背离日暮乡关,一直飞,一直飞,飞越青春的鸿沟,飞到天荒地老,可无论如何,总有一个人,一件事,值得我们固执的驻足,徘徊,于是,有它们的地方,就是日暮的乡关。


     年少时的日暮乡关,在房前,伴着旧旧的水泥间依稀可见的细小的飞灰,是有饭香飘起的地方,是母亲高声喊着在外玩耍的孩子回家写作业的地方,长大后的日暮乡关,是心间想起就有酸甜苦辣五味杂陈的地方,是日渐老去的父母思念儿女的地方。我想,老年的日暮乡关,伴着悲欢离合总无情的岁月,是否,会是那个让我们遇一人白首的地方?是否,我们会找到心安,择此城终老,闭上眼,它就是岁月,是安定,是老有所托,是红尘陌间的,日暮,乡关。


     我抬头望向窗外,时,天有明月,清辉如霜。我现在仍会想,若是,我未曾到达湖南,未曾选择离家这么远的大学,那么,日暮的乡关,会在何处?


     应该会在眼前吧,会给我更多的记忆,承载我更多的悲喜。中秋之时,月上中天,闭上眼,太阳落下时家乡小城热过一天的疲惫与安适却依然在此时我的心间。面对这段记忆,此时此景,终于可以“朝云暮雨心来去,千里相思共明月”。


     日暮乡关何处是,好一段弦歌不断,好一场千里婵娟。

 

(责任编辑:杨舒)

 顶一下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