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湖南大学委员会

文艺

日期
2016-10-24 00:01:45
来源
惟楚记者团
作者
张烨华
点击
6749
摘要:

你迷失在西经90度,南纬1度的大洋里,我追随达尔文的远洋航队去找寻你熔岩下的惊艳,你是怎样的一位孤域执守者——加拉帕戈斯。

礁孔里,气泡在逃窜,内外气压在互搏,直到崩溃时,喷薄出上千度的炙热。它揭秘了加拉帕戈斯从海底崛起的历史。火山女神席拉内格亚用涌流的熔岩诠释这种震撼。也许这就只应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境域。这里没有人类幸存者,不见淡水的踪迹,也没有一点点绿色的渴望。它就像一颗黑曜石,被包裹在触无边际的大洋中。给人抑制不住的探寻冒险的想法。然而,这种险恶却孕育一种独特。

南赤道暖流,秘鲁寒流,赤道逆流在这里碰撞交汇,卷携着饵料浮泛,诱引着极寒之地的加岛环企鹅前来觅食。这里也是所谓的兵家必争之地吧?成群的蓝脚鲣鸟,穿过暗藏的礁石,冒着风浪的冲击,猛的扎进深邃的海里。砂红的岸岩上,海鬣蜥喷吐着高盐度的海水,享受着细纹方蟹的清理式按摩。它没忘记,刚刚在冰凉的海水里觅食海藻时,惊险的逃脱海狮致命的撕扯。

循环的转换,从天堂到地狱,从绿灌到黑岩。

凝固的地狱,因为达尔文的到来,而被记录得生意令人难以忘却的火山岛,原来在雨水的召唤下,拥有着嫣然春季。那些飞上飞下的鸟,看上去是各异的物种。因为他们的喙,截然不同。达尔文给出正解,由于食源的差别,即诞生了吸食花蜜的细长的喙,也催生了碾碎坚果的厚实喙。也许是达尔文的化工一流,我现在还没有忘记雀科鸟翅膀上的羽毛。

达福纳尼火山想清廷里的白玉盏,盛了半盏海水,倚耷在蓝色的洋毯上,美得不可名状。看似静谧的盏里,突然荡起一层黑白色的涟漪,浩浩袭来。那是军舰鸟离巢捕食。黑影掠过,沼泽地里挪到着圆滑的身子。象龟成群结队地在这里休憩,而平塔岛上,还留守着“孤独的乔治”。

天堂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向末途?全球变暖已经蔓延整个地球,越发反常的气候,让这里的生态系统变得脆弱。厄尔尼诺与拉尼娜的双重作用,结束了大量饵料的生长。而靠它们为食的生物迫近终结边缘。人类的踏迹,将这里商业化。

在接触到科隆群岛的与世隔绝的惊艳后,我就像舔舐了罂粟膏,无法自拔的去走进故事当中。我魔幻的加拉帕戈斯,真的害怕你在光影变幻中,变了模样。



(责任编辑:马欣宇)

 顶一下
 踩一下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没有上一篇文章

没有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