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湖南大学委员会

经贸院:花开年少

日期
2016-10-27 22:58:30
来源
经贸院
作者
拜海荣
点击
6781
摘要:

  网易云里单曲循环金志文的《写给初恋的一封信》,走在湿漉漉的小道上,桂花的香气穿过嗅觉神经,进入大脑,直接触碰年少时的梦。我怀疑,这香气是顺着耳机爬进我的大脑的,否则怎会触碰泪腺,像沙子迷了眼睛?

  我喜欢桂花,大概源于我对这座城市的好奇与向往。就像三月爱上樱花、八月爱上彼岸花一样毫无道理,因为第一次见,所以惊奇又腼腆。九月份初进校园,闻到一股淡淡的水果的清香,那时候花开得并不艳,恬淡的香味容易让人记住,就像初恋一朵未闻花名的花。

  我也曾经为你写过一封长达六页的信,计划在某次同学聚会上交给你,然后仰起红扑扑的脸、骄傲地告诉你:“我再也不喜欢你了。”只是那次你有事没来,我把信封拿出来又放回去,就像年少时的我们,安排了一次次近乎完美的相遇,最后总有人缺席。

后来竟再也记不起你,直到看到百年不发朋友圈的你推送了一篇文章,署名是“Pooh”。那是“小熊维尼”的英译,是我们共同喜欢的球星的别称。你说,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你说,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不怪当年友谊不真挚,只怪当年太浅薄;你说,不管分开的理由是什么,形同陌路的我们,也曾是彼此的特别关注,老死不相往来的我们,也曾刻骨铭心地存在过;你说,你想到的不是以后的分开,而是感激现在所拥有的;你还说,与其无为地怀念,不如过好眼前的生活,该吃吃,该喝喝,该浪浪。看完你的文章,我更多的是震撼,只有最后一句话勉强能让我相信这就是你。

我不知道时间对我们做了什么,对我而言,不过长大了一两岁,甚至我解高数题和概率论的思路还徘徊在高中学过的排列组合。而你早已抄小道向巅峰走去,来不及同我说再见,留给我一个黑瘦的背影,大嚷着:“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我深知我留不住你,五年前我就知道。但是峰回路转之间,但凡我能看到你的身影——哪怕是衣服的后襟、衬衫的袖口、球鞋的后沿,藏在我心底的种子就会发芽,毕竟一生只开这么一次花。

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面有一句话“我们在同一个时区,却有一辈子的时差。”我们真的错过了,对我而言,你却不仅仅是路过,谁又会为过客留着门?道理我都懂,被自己欺骗,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说谎。”我用年少的你为材料,塑造了长大的你,我凭借回忆和想象捏出了你的鼻子、你的眼睛、你的嘴巴,以及你的性格。我同你谈心,你说我长大了、成熟了,而你不曾改变。《水果篮子》里面小透和记忆中的妈妈聊天说笑,大概我就是用这种方法来祭奠逝去的爱情和你的吧。

“一夜风雨飘落情多少,只知当时正青春年少”。我们终将放下过去,继续为未来创造值得怀念的过去啊。转眼,歌曲切换了好几首,耳边传来轻快的旋律“You can throw your hands up, You can be the best, You can be the king kong banging on your chest...”,我呼了一口热气,搓着冰凉的双手跑上楼。

十月,我在的城市下了雨,落了一地的桂花,你的呢? 

 顶一下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