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湖南大学委员会

六点钟天使

日期
2017-03-12 22:58:26
来源
惟楚记者团
作者
张烨华
点击
375
摘要:还没有到时间之前。他从来只是待在那里,那块纵横裂缝里缀满了淡绿色青苔大理石板上。一遍一遍触摸圆滑石角隐隐约约的十字刻印。

  还没有到时间之前。他从来只是待在那里,那块纵横裂缝里缀满了淡绿色青苔大理石板上。一遍一遍触摸圆滑石角隐隐约约的十字刻印。

  就像个没有魂灵的人,眉骨突出,目光呆滞。说真的,这个世界上的人有所谓的魂灵么?这个问题他还没想明白。也许永远都不能想明白。他浑浊的眼珠飘忽不定,一下驻留在衣着夸张的男爵身上,一下停歇于手捧零食的小女孩身上…………时间还早,没有什么人,他就一直在琢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重要的,但是有一时无从求索的东西。他打算起身,刚想拍去屁股上的碎青屑,又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事,又把手垂了下去。同时的,眼窝又深陷了些,隐藏着些许无奈与痛苦。

  空气里卷撷了微微的百合花的味道,很新鲜。他很喜欢呢,不自觉的探出鼻子,放肆的嗅了一圈,直到提着藤篮的老妇人走近。她笑得那么恰到好处,让一切的污秽与阴暗都害怕得慌忙撤退,包括他。越灿烂的笑靥,越令人全身颤栗,让他的身子不听使唤的挪回石板上,一切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妇人愣了一下,又继续走柔声吆喝着“the lilis for angles”,她反复着,只有四个词。清晨还是有点冷,坐在公园里石雕下的老乞者打了个激灵。妇人走了过去一字一字的和乞者交谈。小男孩仍就坐在石板上,一直注视,目不转睛。问候语说完了,交谈还会继续;4个词说完了,交谈仍在继续;5分钟过去了,交谈还在继续,间歇时,乞者还将手伸进乞讨锡罐里。好奇心理开始搅动情绪了,他们在干什么。正当他在胡思乱想时,妇人离开了,脚步软软的,却十分优雅,像踏在云彩上。再回神,乞者捧着一怀的百合花。他很惊诧的瞪大了眼,那个乞丐用多少钱去买这些无意义的——花!他连自己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

  他吞了吞口水,摸了摸自己空无一物还很破烂的口袋。顿时觉得对面的乞丐疯了,他忍不住想要过去教训这个老傻子。还没等实施这一惊天动地的计划,老乞者先捧着花,挪着步子,蹒跚的走过来了。刚冒上来的无名火,简直让小男孩自己无所适从。

  乞者启口,声音粗朴沙哑,有种撕裂感,也许是感冒的缘故。“Do you wanna be an angle?”

  “What?Are you kiding? ”不容置否的,乞者把百合花全递给了他。他惊愕,手却不由自主的接过。他还没弄清楚事件缘由呢!

  他看见晨光从老者身上打下来,又散射开去。百合花在曦曦微光里呼吸。

  此刻身后远处耸立的大钟庄严的撞击了6次。空气涟漪波动起伏。

  老者回过身来做弥撒。

  一个天使会孤寂,无论你是否深陷水生火热,愿你是天使,那么世界便是天堂!

 

                                   

(责任编辑:马欣宇)

 顶一下
 踩一下